收藏文章

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

首页  行思坐忆  行思坐忆

本文收录于行者期刊《vol.008 迁徙流年:

走不出儿子的目光

行者推荐 发表于 2016-04-07 11:54:41  浏览 767

1460623702561693.jpg

(作者:1977)

昨天回家,儿子第一个来迎接我。

我还在门口脱鞋的时候,儿子颠颠地跑来,把他心爱的巧克力放到我嘴里,并鼓励我,妈妈,你吃,我已经把它的衣服脱了。看到我吃得很投入,他满意地问我,妈妈,好吃吧?那一刻我觉得他是妈妈,我是儿子。

对于儿子,我只有无边无际的歉疚,可能在儿子小小的心灵中,妈妈就像沙漠里的海市蜃楼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,也不知道会出现在哪个角度。而我,仿佛在他出生之后就在赶路,赶生存的路,一路坎坷风尘仆仆义无反顾。家,在许多时候只是一个符号,因为我知道,在这世界上有一个角落,充满了儿子对我的想念,充满了爱,于是这个地方就以家为名。不管我身在何处,它都是一盏孤独的夜里依然亮在心里的灯。每想到儿子听到我的敲门声,会啪嗒啪嗒迈动他高频率的步子奔向我,我的心里就会升起一股温暖,那种感觉恬淡而安适。

生孩子的时候是剖腹产,医生把儿子抱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看见了那个紫红的家伙,正咧着依照他头部比例来说显得过大的嘴哭,一听见他哭,我的泪一下就流出来了,一想到自己辛苦怀胎十月生的就是这么个丑家伙,我比谁都委屈。麻醉师小心地问:是感到痛了吗?我摇头,被泪水打湿的脸上沾满了我的头发。出院以后,母亲说,孩子这么小,你们照顾不好他,还是我来带吧。我躺在床上没有说话,心头一阵轻松。回单位上班是在儿子满四十天以后,当时正接了新工程,领导给我打电话,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其实我是以一个正当的理由逃避做母亲的责任。

至今我仍无法像别的母亲一样对儿子的成长经历如数家珍,常常看到那些母亲们说起自己的孩子来抑制不住地幸福和得意,我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时候。我对儿子的感情似乎一直是游离的,没有牵肠挂肚,也没有揪心裂肺。我会怀疑,自己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以至于对血脉相连的儿子,都只是那种淡淡的爱。

我的办公桌上放着儿子两岁时的照片,第一次见到这张照片的人都会问,小伙子真帅!你一定想他吧?我一边舒坦地接受别人的赞扬,一边保持沉默。我一直非常感激为儿子拍这张照片的摄影师,他成功捕捉到了儿子眼中的冷竣和孤傲。有人笑我,那么小懂什么孤傲?我固执地认为他是懂的,他甚至是有点忧郁的,父母没有陪伴他成长,这对我们仨来说都是一个缺憾。别的母亲应该是因为思念才放照片在身边的吧?而我是为了欣赏。

吃晚饭之前他把椅子搬到窗前,利索地爬上椅子趴在窗台上指着楼下说,妈妈,你看嘛,那就是我们幼儿园。接着指着下游说,那边,就是妈妈上班的地方。我把自己的脸和儿子的脸贴得紧紧的,没有说话。从家通往“妈妈上班的地方”那条线名字叫做想念,我能想象,儿子在多少个晚饭前站在窗前望着妈妈的方向,而我,走到哪里都走不出儿子的目光。

友情链接 Link

用户注册

已有账号!立即登录

用户登录

忘记密码 或 还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找回密码

返回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