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文章

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

首页  行思坐忆  行思坐忆

本文收录于行者期刊《vol.001 故园曩昔:

水乡的记忆

行者推荐 发表于 2016-03-11 13:47:45  浏览 698

1460612255627274.jpg

(作者:刘新梅)

小时候,父亲在浙江嘉兴有水运生意,水运,其实也就是在城间的内河里来来往往。嘉兴是个美丽幽静的城市,水乡泽国,水路四通八达。父亲的船不大,但足够在横纵的小河里引起重视。

行船的时候,我最喜欢站在船头,神气,空旷,风色情韵尽收眼底。看着船头拨开一层层水幕,颤动着飞梭向前,一圈圈水浪快速的溜向船尾,胜利感十足。颇有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的得意快活。

船行到镇上,河道没那么宽敞了,自然要慢些。这里的小镇有着大致相似的轮廓,房屋依水势而建,大都建在水里的石块上,两层细高小楼,青砖、黑瓦、白墙,一家挨着一家,错落有致。优雅别致、淡雅水灵,江南水乡特有的风情展露的淋漓尽致。在我看来,水下不知填了多少石土,水面上是一块块硕大的排的整齐的石块,这就是房基了。因为年久,石块呈现出木炭色和褐色,已经有了一道道斑驳的纹路,甚至出现了裂痕。水岸交界处逶迤攀爬着纵横交错的绿苔。

房屋出门见水,几乎每家门外都有一个层层通向水面的石阶,他们称为“埠头”。清早,船行走在寂静的河上,时不时看到老人或妇女,穿着睡衣,头发蓬乱的蹲在石阶上淘米,洗衣。听到水央传来的“轰轰”机鸣,偶尔抬头看一下。若是到了深秋,水面上雾霾笼罩,河边的这些身影也会模糊起来。

我是很喜欢这样的清晨,安静,悠闲,在幽静古朴的江南水乡间自由畅想。那时常常想,白居易是否也是在这样的寂静下写出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”的千古名句呢

记得那时,父母在乡间有两个要好的朋友,一对夫妻。男人叫阿兴,女人叫阿琴。兴和琴是他们姓名的最后一个字,那边的人都喜欢这样喊人,大概南方都是这样的,当时我是不明白的。他们时常给父母送些土特产,青菜稻米之类,有时也会给我买衣服和一些小礼物。当然父母也是回馈的。来来往往,两家关系已经很好了。每次父亲回来船一靠岸,他们都会跳上船和父母寒暄一番。不过那时我是不怎么喜欢他们的,特别是他家女人,胖,大概就是这个原因。她非常喜欢坐在我的藤椅上,藤椅上父亲买给我午睡用的,船上空间狭小,上床睡觉需要爬上爬下,经过层层楼梯,麻烦。由于太胖,藤椅被压得“吱呀吱呀”响!这时我一定是很厌烦的。“你这个毛头,鬼精鬼精唻”,她总是笑笑了之,不见任何动静。可见她并没有把我的情绪放在心上,之后还是一如往常的给家里送东西,我买衣服,买礼物。当然我对她一直是少有热情的,为这事,母亲还说过我几次。

现在想想,真是懊悔自责,当时的我不理解水乡淳朴的热情,不了解深处他乡的父母对这份特殊的温暖的珍惜。父母已经离开嘉兴多年,却一直和他们有来往,适当的时间,送去关心和祝福,那是父母埋藏在心中多年的感激。那天,母亲打来电话:还记得那个胖胖的琴阿姨吗?她看了你的照片,夸你标致呢!电话这头,我暖暖的笑了。

如今,我早已离开父母,随着工程奔赴异乡,恍然明白了父母当年的情怀。走在乡间,偶然间投来的一个善意微笑,足以让我感动万分。所以,在路上,遇到村民,我不会吝啬我的微笑和问候,他们开心的点头回应,是我最大的回报。在工地,我用心给工人拍照,他们开心的大笑,摆各种姿势,随着镜头一闪,笑容永远定格,尽管知道这些照片可能到不了他们手上。

我喜欢他们像菊花般灿烂的笑容,喜欢他们淳朴的性情,喜欢心中满满的温暖。

我会一直找寻,珍惜,不管是现在,还是将来,亘古恒远。

友情链接 Link

用户注册

已有账号!立即登录

用户登录

忘记密码 或 还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找回密码

返回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