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文章

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

首页  行思坐忆  行思坐忆

本文收录于行者期刊《vol.003 江河湖海:

喜宝的故事

行者推荐 发表于 2016-02-29 15:23:54  浏览 399

1460607415573914.jpg

(作者:刘曼)

方平在河里游了两个来回后,喜宝正蹲在河岸上等他,喜宝是条两岁的狗,毛色黑亮,唯有四足和两只眼睛上方是白色的,远远一看,好似戴着一副白色眼镜。它看到方平,微微摇了摇尾巴,伏下前肢,把下巴靠在开满蒲公英的河岸上。喜宝是方平两年前刚到项目部找老乡抱来的,当时项目部前场差条看门的土狗,在乡下,这样的小狗随处可见,方平看它憨态可掬,一见面就摇摇摆摆凑过来嗅他的手,当时就乐了,对老乡说,就这只。方平是南方人,凡事讲究个吉利,于是给它取名叫喜宝。从那之后,这一人一狗成了项目部的一道风景。

方平爱狗,自从养了喜宝,什么好吃的都给喜宝留一份,只要不值班不加班,一到傍晚,方平总要带上喜宝到项目部旁边的河堤上溜达一圈,天气热了给喜宝冲澡,天气冷了还专门找老乡要点旧褥子添到喜宝窝里,项目部上爱开玩笑的人笑他快成狗爸爸了,方平也不在意,虽然项目上的领导私底下跟方平说了好几次,这条狗是项目部买来看门的,不要当成宠物养,但方平每次下班了只要一闲下来,扯着嗓子一喊:喜宝——,喜宝便象箭一样出现在他面前,一人一狗亲亲热热地挨着到河堤上溜达了。方平平时言语短,大学时代他就以专业知识精通,为人沉默寡言闻名于土木工程系,大学毕业后,他来到一个又一个项目部,在别人为漂泊的生活感到寂寞孤独的时候,方平总是一副乐观、沉稳的模样,在他心里,因为母亲的早逝,家早已变得遥远而陌生。对每一个项目,他都感觉亲切和自然,但离别时候,也没有感到万分不舍,直到在这个项目收养了喜宝,他才觉得,原来不仅人与人之间,人与动物之间也能产生这样的默契和感情。

喜宝是只憨憨的狗,对项目部来往的每个人都充满了善意,前场看守物资材料不是个轻松的活,需要看门狗“不近人情”,但只要别人一喊:喜宝,它那条毛茸茸的尾巴总是不争气的摇起来。前场还有一只大狼狗欧宝,对进出工地的人虎视眈眈,对土狗喜宝更是不屑一顾,喜宝却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,还被欧宝咬了几次,但每次一见到欧宝,它还是凑上去表示亲热,直到后者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。方平每次看到那个谄媚样,就忍不住要骂它两句,这家伙,如果真遇上夜里偷材料的偷儿,指不定还会摇头摆尾把别人迎进来呢。可就是这条憨憨的土狗,有一次却为项目部立了大功。

那是半年前冬天的夜晚,江面上刮着寒风,前场很安静,方平裹着军大衣在江边进行T梁预压测试,以减少T梁在打混凝土之后的非弹性形变,这活儿虽然不算大,但要求细致精确,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记算需要施加多大的荷载。凌晨时分,方平钻到T梁下面,计算快结束的时候,听到几声狗叫,声音在安静的冬夜显得异常刺耳,有小偷?这段时间江对岸的其他单位的项目被偷了几次,所以项目部也加强了戒备。难道喜宝又被欧宝咬了?方平做完手上的事情赶紧钻出来,又是一声狗叫,这一次带着隐痛的呜咽,方平心里一紧,是喜宝的声音。他循着声音的来源找了过去,眼前的一幕把他惊呆了,欧宝躺在地上,喜宝正死死咬住一个陌生人的裤腿,那个人用拳头、脚死命踹着喜宝的头。这会项目上的看守和保安已经匆忙赶了过来,三下五除二把那人制服了。喜宝这才松了口。把陌生人扭到派出所一问,竟是个地方盗窃团伙,瞄上项目部堆积的各种施工材料多时了,他们刚把欧宝撂倒,就被项目上加强了戒备的人发现了,择路潜逃的时候,喜宝从阴影里一跃而起,咬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裤腿,这个被抓到的人很快把所有的事情供了出来。喜宝一下子也成了项目部的英雄,项目上的人轮流着过来瞧它,给它买各种吃的。但它伤得不轻,眼睛被踢肿了,嘴巴、肚子上被划了几个口子,为了更好照顾它,方平把喜宝的窝挪到了自己宿舍的床旁边,半夜还起来看喜宝睡得怎样。大半个月后,喜宝好得差不多了,又开始跟着方平在项目部、河堤上到处溜达,有时候方平有点事情要出项目部,喜宝总是显得不高兴,跟着车跑很久,但只要方平办事回来,它总是第一个扑到他身上,跟他闹个没玩。狼狗欧宝也痊愈了,两条狗现在见了面亲热得不行,方平心想,这就是所谓的“患难见真情”吧。

很快的,项目要结束了,方平也即将被抽调到另一个项目工作,方平想带走喜宝,但长途跋涉,旅途中是没办法安置一条狗的,方平也不让项目部把喜宝卖掉,他知道迟早要和喜宝分开,所以早早为喜宝安排了一个新家,一个和他关系很好的老乡家里正好缺一条看门狗,别人也答应了。临走前一天,方平带着喜宝到河里游泳,在岸上溜达到半夜,他给喜宝准备了很多骨头,但喜宝似乎也感受了离别的伤感,一口都没吃,方平一遍遍摩挲着喜宝的黑色毛皮,喜宝抬头望着他,尾巴轻轻摇了摇,又摇了摇。那天晚上,方平就把喜宝送到了老乡家里,嘱咐老乡用绳子把喜宝拴起来。可第二天一大早,方平刚踏上项目部的车,就看见喜宝远远的跑了过来,象箭一样,它速度很快,方平狠狠心,叫司机赶快开车。就这样,喜宝紧紧跟着车追了一个多小时,只到最后实在累得跑不动,透过车窗,方平看到喜宝吐着舌头,蹲在马路中央,车渐行渐远,喜宝最终成了一个小黑点。后来,方平经常和老乡联系问喜宝的情况,老乡说,喜宝当爸爸了,又快当爷爷了,不过还是经常跑到方平他们原来的项目部去傻等,也许它以为方平还会和以前一样,马上就会回来的。听到这里,方平先傻傻笑了一下,但很快鼻子就酸酸的,这个一向沉稳乐观的男子汉,眼泪终于掉了下来。

友情链接 Link

用户注册

已有账号!立即登录

用户登录

忘记密码 或 还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找回密码

返回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