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文章

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

首页  行思坐忆  行思坐忆

本文收录于行者期刊《vol.003 江河湖海:

风一样的男子

行者推荐 发表于 2016-04-12 11:19:08  浏览 532

1460432482869069.jpg

(作者:曼曼)

凌晨时分,温岚从睡梦中醒来,四周沉寂而漆黑。不用看时间,他知道肯定是三点钟,这是以前在主墩施工时留下的后遗症——有段时间每到三点他都到主墩接班。即使现在已经到了工程收尾阶段,他仍然还是改不掉这个习惯。窗外的海风呼啸着沿着小岛回旋,温岚想,难道风季又到了吗。

舟山群岛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风,无所不在的风,夏天的风凉爽亲切,吹在脸上仿佛爱人温柔的手;冬天的风则变成了骨刺,每个毛孔都被刺穿。都说舟山群岛气候怡人,风和日丽,但也要看在哪里吹风,比如,站在百米多高的主墩上,不分酷暑严寒,不分白天黑夜。温岚个子挺高,有着南方人特有的瘦削,这样的身形遇上海面吹来的狂风是最不讨好的,刚参加工作上主墩的时候,他经常被吹得东倒西歪,有几个老职工见了时常跟他开玩笑,说是“怕这小伙子一不留神真被吹到海上去了”,后来次数多了,温岚才慢慢习惯在大风中作业。

“我成了风一样的男子了”,在给小暖的信里,温岚第一次用了这样一个称呼,这是他在大学里最喜欢听的一首歌,不过歌词里的风,跟他此情此景所遭遇的风有着天壤之别,但小暖读到此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,温岚还是那么喜欢开玩笑啊,在她脑海里,浮现出的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一边扶着被风吹歪了的安全帽,一边到处找避风的地方。虽然她知道,这个项目条件非常艰苦,因为她,曾经就是其中的一员,四年前,他们六个大学生,包括小暖、温岚,一同被分到这个项目,尽管之前有心理准备,但她后来还是熬不过,走了,到了现在的这家设计单位,其他几个人后来也陆续离开了,可出乎意料的是,瘦弱文静的温岚并没有“落荒而逃”,这个词是小暖形容自己当时离开项目的情景,她心里一直有个疑问,温岚为什么要坚持留在这个项目呢。

大桥项目部坐落于舟山群岛的一粒小小的岛屿上,依山傍海,山,是最原始的山,山上树木苍浓,人迹罕至,海,是无尽的海,一眼望去浩淼无边,到最近的市集必须赶点坐轮渡,误点了就只能挤私人经营的小船,那一次,送小暖离开的晚上,温岚坐在回项目的小船里,耳边尽是突突的马达声,小暖也走了,自己成了“一个岛锁住一个人”里的独行者了。那小暖呢,她义无返顾地离开这个项目,有没有一丝留恋呢。那个小小的,如同精灵一样的女孩,现在终于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工作,她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:成天待空调房里吹空调,好想念舟山的风啊,吹在脸上凉凉的。

荒凉的岛困住的不仅仅是温岚,项目部的同事要么无法忍受近似没有的娱乐生活调走,要么觉得这个工程对自身锻炼不大而离开,身边的同事来了一茬又走了一茬,在这四年时光里,温岚笑着迎接新同事,然后又笑着送他们离开。他的工作地点也从主墩到引桥,从引桥到做竣工资料,虽然已经晋升为项目部的工程部长,但由于他是项目部从头至尾硕果仅存的几个技术人员之一,手下无兵无将,一切都要自己动手。工作之外,他的事情除了看书,就是给小暖打电话、写信。他不想隐瞒自己对小暖的好感,他也知道,小暖待他不同于其他人。但是,自小暖离开,隔在他们之间的,就不仅仅是一片海那么深、那么远了。“你为什么不选择离开呢?”这是小暖经常问他的问题,每次他都一笑而过,或者打个马虎眼岔开,有几次,为了这个问题,他们甚至在电话里争吵起来。

温暖组合是他们刚来大桥项目部时同事戏谑的称呼,他们俩一开始就被分配到一个师傅手下,这是舟山项目部成立以来最好的师徒结对,除了,小暖有一点点娇气之外。但在温岚看来,这点娇气在小暖身上非常地可爱,女孩子不都是有点娇气么,而且小暖非常聪明,最开始把他们的师傅——一个脾气很好的老师傅经常气得吹胡子。但所有人都看好他们,温暖组合,天生就是一对啊。但当温岚鼓足了勇气准备跟小暖告白的时候,小暖却告诉他,她父母在武汉给她找了份稳定的工作。就这样,温岚到嘴边的话又咽下了,他默默帮小暖处理完手上的工作,帮她打好行李,送她离开。他知道,小暖这一走,是不会再踏上舟山群岛一步了。

不过,我也要离开了,不是吗,温岚想,等把手上最后一点竣工资料搞完,他就会接到公司的调令,接下来会深山峻岭,还是草原大漠?小暖最后一次打电话,问温岚是否愿意回武汉再找个单位,希望他能够稳定下来。然后,小暖又问了他那个问题,这几年为什么你不离开。温岚在电话里沉默了很久,为什么呢,因为他品德特别高尚?因为他特别热爱舟山群岛?谁都知道这些话是假话,可为什么条件如此艰苦,技术人员如此稀少,自己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?结果,那天的电话还是以沉默结束了。这次的电话表明了小暖的态度,可是,温岚没有给她答案,也许,这是她最后一次给我电话了。

就这样,在最后一段时间里,温岚没有跟任何人联系,他每天除了做竣工资料就是不停地看书,或者一个人在岛上散步,四年的岛上生活让他变得沉默而稳重。在竣工资料彻底完结的那一天,他给小暖打了个电话:小暖,你总是问我为什么不离开这个地方,我也想了很久,其实原因很简单,这个项目部条件艰苦,人员流动性非常大,只有我是从头到尾搞完的,我熟悉整个流程,包括每一个细节。小暖,你也许会笑话我,这个项目部离了谁不转啊,是的,那么多人都离开了。其实,我也不是特别高尚的人,这几年,我非常苦闷和孤单,我无数次想离开,但是,我每次一想到,如果我走了,那项目部之前我负责的那部分施工,包括现在的竣工资料就没办法做好,也许就是为了这小小的坚持,我才选择留下来。我知道很多人觉得我不可思议,但自己该承担的责任,不管别人怎么看、怎么笑,都是要坚持到底的,是不是,这也许就是我做人的原则吧。小暖,我不愿意你因为我受到困惑,也知道这两年你为了我一直顶着家庭的压力,如果这次我没有机会调回武汉,那么以后,我可能就真的是风一样的男子了。这阵风,也是无法带给你温暖的,但不管怎么样,我还是等着你,直到你真正的离开。就这样,温岚一口气说了心里埋藏已久的话,电话那边静悄悄的,只听到耳边的风在轻轻吹拂,温岚想,舟山的风季难道要结束了吗?


友情链接 Link

用户注册

已有账号!立即登录

用户登录

忘记密码 或 还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找回密码

返回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