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文章

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

看海

陈嘉伦 发表于 2016-05-30 11:54:14  浏览 155

闭上眼睛,脑海中无数光影盘旋,阳光、细沙、少女、长裙,还有飞扬的草帽丝巾和发梢后面暖人的逆光。当然,最最不能缺少的,是脑海里遥远而湛蓝的背景──大海。

关于海,我知之甚少,不敢妄议,一者是因为她的伟大、浩瀚,还有她带给我们的恩惠;再者是因为自己的思想太过“渺小’,生怕寥寥数句曲解了她的意志。地球上70.9%被大海拥抱,而吾辈苟且数十年,只能从图影资料中窃看她的模样,偷听她的声音,何等遗憾。

一个人,从兰州到三亚,自祖国的疆北到疆南,狂浪的黄沙转眼化作明媚的沙滩。多么不可思议,人间竟有如此胜景。白色的浪花将细腻的沙送上滩头,一层又一层地垒起来,在阳光下,渐渐铺成一条金色的“地毯”。本不舍得用脚踩的,就像冬天的初雪,非要等积压厚实了,才留下深深的脚印。“簌、簌、簌……”又一个浪头来了,将脚底的沙砾层层镂空,脚已经陷下去,充分感受到太阳的“慈悲”,暖流从脚心渗入骨髓,到头顶打个圆儿,又溜回脚底。

海是什么颜色?莫奈的《日出印象》告诉我,她很蓝,是顽皮的孩童故意泼进了墨水的蓝,一望无际,直指霄汉。但蓝到什么程度,我不得而知,是不是所有的海都一个模样,更是无解之迷。

到海边,我才知道,她是有情绪的,会高兴,会嬉笑,会打闹,会生气,每一次情绪的宣泄,都让“肌肤”焕发出斑斓色彩。原来,海有不同颜色。在晨曦和夕阳下,她会害羞,像是被热恋的情人逗红了双颊,满眼霞色,与漫天的金辉交映,她是玫红色;在火热的午后,她很热情,披上蔚蓝的纱衣,跳一支曼妙的舞曲,身姿曼妙,挽起和煦的海风,她是青蓝色;在阴云笼罩中,她恼怒了,翻腾着汹涌的涛浪,向摇曳的船挤去,不够尽兴,打得拖轮上的船员东倒西歪,她是藏青色;海平面的最后一丝光线落下,她睡了,外面只有风的喘息与浪的缠绵,眼前一抹黑,若不是远方传来渔船的灯火,还以为掉进无底的渊冥,她是漆黑。

海上的船员告诉我,海本来是没有颜色的,因为拥抱了阳光,折射、散射了波长最短的青和蓝,才成就了自身蔚蓝。在海上飘荡数十年,他知道不是所有的海都有一件蓝色的“风衣”,譬如介于亚、非两洲间的“红海”,其一边是阿拉伯沙漠, 另一边有从撒哈拉大沙漠吹来的干燥的风,海水的盐分高的令人发指,成为了红褐色藻类生存繁衍的天堂,成片的珊湖和海湾里的红色的海藻都为之镀上了一层红色的色泽;再譬如连接东欧内陆和中亚,丝绸之路上必经的“黑海”,受对流的影响,把自己的较淡的海水通过表层输给了“邻居”地中海,换得的却是从深层流入的又咸又重的水流,加上多风暴、阴霾的天气,海面上经常是滔天的灰浪,将海面抹黑一片;又譬如邻及北冰洋的“白海”,六个多月的结冰期,掩盖海岸的冰雪长年冻结,在阳光的强烈反射下,刺得人晃眼。

大自然赋予了海洋无可比拟魅力,让我们去发掘。而人类的眼睛却只能看到海平线以内十海里的尽头,憾哉!憾哉!


用户注册

已有账号!立即登录

用户登录

忘记密码 或 还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找回密码

返回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