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文章

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

壁虎

萧晨 发表于 2016-08-19 16:45:52  浏览 85

   盛夏,天气燥热,哪怕是到了晚上八九点的光景,湿热的空气还是死死地捆绑着每个人的身体,真希望身体和热气不适用“万有引力”定律。

    壁虎机敏地眨着眼睛,紧紧贴在墙上一动不动,下意识地控制住自己的心跳速率和呼吸,再吃一只就饱了,就一只,它在等待机会。

    大约五分钟过去了,目标突然在前方出现。壁虎大脑的原始神经元显然因接收到信号而兴奋了起来,但经验告诉他,这还不是出击的时机,必须一动不动,让目标自投罗网。越来越近了,3、2、1,出击!目标还没来得及发出最呼一声惨叫,就已经到了壁虎的嘴里。那是一只肥硕的蚊子,至少对壁虎而言是这样。蚊子刚刚吸食了房间里一位长者的血液,味道不是太好,太稠,但它确实美美地饱餐了一顿,正准备找个地方休息,不料突然惨死在壁虎的口中。

    壁虎此刻正在一座老楼外墙20楼的位置,距离最近的窗户只有两米左右。向下望去,城市的大多数地方像一块集成电路板。壁虎并不懂这些,也不想弄懂,它连这块集成电路板上的一颗飞驰的电子都算不上,它太渺小了。他朝着亮着昏黄灯光的窗户爬去,运气不错,主人家没有空调,没有风扇,所以开着窗户,它有机会进去了,至少能在一个平面上找个旮旯落脚,就像不远处银行侧门衣衫褴褛的乞丐一样。不过它显然比乞丐幸运得多,这里到处是蚊子,只要稍微等待,食物充足,而且他简陋的脑组织并不会让它想起什么伤心的往事。

    壁虎静静地躲在角落,房间的主人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头,它并不想引起他的注意,因为它和老头比起来,比蚊子和它的差距还要大上千百倍。DNA携带的遗传信息警示它,接近眼前这个生物非常危险,即便他已经老迈,他还是能动动脚或者抓起扫把,就要了它的命。

    不幸的是,老头正朝它的方向走来,它已经感觉到震动越来越强烈,它极度紧张起来,并不知道老头是否发现了它。还好,它栖息的这个角落,还剩下几个很大的土豆,可能是老头很喜欢的食物,利用这些暂时藏起来,但愿可以躲过一劫。

    土豆的斜上方是一张破旧不堪的木桌子,从下向上看,桌面有好几束光透下来。桌脚也被虫子啃食出片片斑纹,看样子少说也有20多年的历史了。

    突然,老人发出一阵壁虎无法理解的声波。没办法,这是物种之间的鸿沟,也是无法弥补的进化上的缺陷。老人的意思是这样的:“无论贫穷或者富贵,我们最终的结果都一样;细胞从来不因惧怕权势而改变分离次数和分离周期,它公平地维系着这个世界最原初的底线。”

    老人在看一本书,这句话老人很喜欢,所以看了又看,读了又读。然后再次轻轻地把书放回原处,产生的震动也足以让躲在土豆后面的壁虎颤抖。

    老人搬到这里块一个月了,不是因为贫穷,而是从富有的空虚和沉重中走出来了,他决定在这里度过余生,尽管他的生命如同火苗上方吊着利剑的发丝,随时都可能在烈火中化为乌有。他没有孩子,没有妻子,但曾经有过,这也许是上天对他前半生获取财富方式的有力回应。

    “要是我早点明白这些,该多好!几十年前我向往的别墅,实际上也就这个样子,这里很好。”老人想。

    壁虎发现周围很安静,正伺机逃走。它并不关心老人想什么,它只是出于求生的本能,在这个世界的一小片区域活动,索取的唯一东西就是空气和食物。

    壁虎想趁老人不注意,纵身跳到窗户上,于是它调整了自己的姿势和角度,定要一举成功。突然,一声沉重的撞击声,打断了壁虎的逃生计划。它看到眼前的这个生物躺在了破旧木桌的旁边。壁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它几乎排除了存在危险的可能,因为它见过更大体型的生物,一旦躺下了,它的脑系统感应不到更多震动,就表明这是无害的,多大都一样!

    壁虎自信地在老人身上爬了一圈,坚定了自己的判断。他甚至决定暂时在这里住下了。然而壁虎并没有意识到,这是一个叫做人类的种族,他身体倒下了,但灵魂升华了,它就是唯一的见证者……

用户注册

已有账号!立即登录

用户登录

忘记密码 或 还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找回密码

返回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