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文章

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

高考那天的江与雾

赵巍 发表于 2017-06-21 13:28:50  浏览 8

高考结束了,我静待于学校大门口。她大概没有考好,远远落在人群的最后。雨后天气清凉,她皱着眉一口气喝完半瓶薄荷水,如同饮下烈酒。她擦了额头的汗,将矿泉水瓶和纸巾一起丢进垃圾桶,眯着眼看了一会儿不远处的长江。两岸峰峦黝青,半山白云流溢,涌向江面,汇聚成霭霭雾气,邈远而微茫。

“小妹,你知道轮船码头怎么走吗?”

“去车站坐面包车,五块钱就到了。”

“车站在哪里呢?我是来旅游的,对这儿不熟。”

她打量我几眼,估摸着我是个老实人:“车站有点远。我考得不好,正想去江边吹吹风,如果不着急,我们一起走路去吧。”

迎着徐徐江风,我们一路往东,过月牙街,到青石街,过老广场,到大南门。大南门外石阶陡峭,直通码头。石阶两侧坐了些算命的人,其余上上下下的,都是乘船的旅客。我要等的船还没来,随她在石阶上闷闷地坐了许久,决定找些话来说。

“你看,大南门上‘依斗门’三个字多醒目。当年,杜甫客居于此,写下了《秋兴八首》,其中就有‘每依北斗望京华’。”她转身,看了看被风蚀得模糊不清的三个字,没有说话。

“看看辽阔的水面。当年,刘禹锡被贬于此,看着平静的江面,听着民歌写下《竹枝词》,‘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踏歌声,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’。”她抬头看了看雾气腾腾、不辨宽窄的江面,没有说话。

“你再看,白帝城方向的那朵云飘得好快,可见那边风很大。”她将目光移向峡谷口,终于说话了:“虽然我没看到你说的云在哪里。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讲。当年,刘备在白帝城托孤,诸葛亮布下八阵图,李白路过写下了《早发白帝城》,‘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’”

我深感孺子可教:“没错。刘备托孤,李白被发配,杜甫流浪,刘禹锡被贬……他们每个人都遭遇过艰辛坎坷。跟他们比起来,高考失利,不算太严重的。你说对不对?”

她先是点头,继而摇头:“天啦,身边这么多现成的例子,我竟没有用到作文里去。蠢死了。”

不知因为激动还是饥饿,她的肚子也随之咕咕叫了。石阶旁有个煮面的棚子,飘来浓郁的香味。我提出请她吃面。

她点了牛肉汤面,吃得有滋有味。雾越来越大了,跟铁锅里的白汽融为一体,弥漫了整个棚子。她坐在我对面,看起来有点朦胧,好像离了遥远的距离。也许,正因如此,她才愿意对我打开话匣子。

“今年的题特别难,尤其是数学,很多人都考哭了。”她说的很多人,包括她自己。“语文不难,我作文没写好。英语发挥得一般。理综也考得不好,好几题都没有做完。”

雾气濛濛,她睫毛上沾了一串小水珠,好像刚刚哭过的样子。我问:“数学考哭的,还有哪些人?”

她忽闪着小水珠睫毛,想了想:“和我一起对完答案的,有林同学,张同学,费同学。林同学说,高考结束后,她要一整天不吃饭,因为考不上好大学,以后就没有饭吃了。张同学和费同学都同意她的说法。张同学说,他考不上北大就铁定复读。费同学的爸妈在闹离婚,她既想复读,又害怕复读。”

我笑道:“你比他们心态好,至少还能吃下东西。”

她吃完面,喝光了汤:“我越难过越能吃。”

“其实吧,都不用难过,你们都会好起来的。”这句安慰的话太过敷衍,她没有理睬。我只好又说:“我能预见未来,你信不信?林同学考上了211大学,没有从事本专业工作,毕业几年就结婚生子,买了商铺创业,生意红红火火。张同学复读了,还是没有考上北大,也抓住了商机创业,他的事迹还上了电视栏目呢。”

她有些警惕:“听起来都是通过创业挣大钱。接下来,你是不是要向我推销产品了?”

我说:“费同学就没有创业啊。她考上了一所偏僻的学校,学习努力,保研去了川大医学院,后来留在华西医院当了牙医。也相当不错。”

她有些惊讶:“难以置信,费同学是说过想当牙医。你真能预测未来呀。那,其他同学呢?”

“你是想问,那个你喜欢的人吧?他顺利考上了心仪的大学,读了很多年书,最后留在科研院所了。”

“他适合做科研。还有呢?”

“你们最后没有在一起。不过,你还会继续遇见喜欢的人。”

“真的吗,我还以为以后再也喜欢不上别人了。”

白雾继续向两岸喷涌,仿佛层层叠叠的海浪。对岸的山模糊不见了,航标灯也黯淡下来。江里的船逐渐停航,俗称“扎雾”,影影绰绰,宛若海上浮槎。

“刚刚高考完,就像被迷雾困在江上的航船,会觉得前途渺茫。这只是暂时的。等到云开雾散,一切都会明了。”

“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雾。困在船上的人,不知道有多着急呢。”她叹了口气,“话说回来,我其实很羡慕船上的人。老师说,我们都是困在山沟沟里的人。往西出了重庆,或者往东出了宜昌,到了没有高山遮挡的地方,才有前途。如果走不出去,这辈子就完蛋了。”

“以后就不一定了。林同学和张同学,都是在外面闯荡了几年,再回到这里创业的。过几年,这里会通高速公路,以后还会通高铁,新城很繁华,有许多高楼。总之一切都会越来越好。”

她想了想:“还是想象不出来,不过我相信你。我不适合做生意,也不适合当医生,以后会做什么工作呢。”

“你会遇见一些坎坷,但也会过得很不错。记住哦,没有一劳永逸的成,也没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败。具体做什么工作,我暂时不告诉你,让你保持好奇心。好奇心是个好东西,它会一直带你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行。”

峡谷口的风吹过来,雾气慢慢消散了。我的船靠了岸。拾级而下,回首之时,她正远远地对我挥手呼喊。人声嘈杂,我只能从她口型判断:“谢谢你啊,未来的我。”


用户注册

已有账号!立即登录

用户登录

忘记密码 或 还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找回密码

返回登录